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伍九文学 >> 日月风华 >> 第八七四章 往来无白丁

第八七四章 往来无白丁

珠镜殿内,从长孙媚儿口中得知秦逍一刀将渊盖无双刺杀,麝月却也是惊讶万分。

“他随后又在渊盖无双身上连砍三十六刀,按他的说法,渊盖无双进入大唐境内之后,诱杀了三十六名无辜百姓,他这三十六刀,便是一刀代表一人,为那些冤死的百姓讨还公道。”长孙媚儿那一对水汪汪的眼眸儿闪着光彩:“据我所知,他在擂台上朝天鞠躬,祭奠那三十六名百姓的亡魂,在场所有的大唐百姓全都跟着一同鞠躬祭奠。”

麝月幽幽道:“咱们一场忙活,劝说他不要登台,他却置之不理了。”

“公主,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莫说只是派人去,即使公主亲自去,他也不会退缩。”长孙媚儿笑颜如花,明艳秀眉:“他既然知道渤海人一旦取胜,公主便要远嫁东北,又怎可能置之不理?以他的性子,便算是九死一生,也不会皱眉。”

麝月娇媚一笑,妩媚艳丽,道:“看来我们的长孙舍官对秦大人倒是十分关注,竟然连他的性情也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又在取笑我。”长孙媚儿啐了一口,没好气道:“我和你好好说话,你既然取笑,我可不说了。”

麝月搂着她纤细腰肢,吃吃笑道:“好了,我不取笑,后来如何?”

“渤海人见自己的世子都被杀了,当然不放他走。”长孙媚儿对当时的情况已经掌握的十分清楚,娇笑道:“不过在场的礼部侍郎周伯顺倒不是庸才,立刻让武卫营的人护送他回到了大理寺。”

麝月这才宽心,道:“他现在大理寺?不过他杀了渊盖无双,渤海人不会善罢甘休。”

“我来珠镜殿的时候,刚听说他好像是被带到了京都府。”长孙媚儿蹙眉道:“不出意外的话,他现在在京都府内,究竟是什么状况,我还没有摸清楚。”

“京都府?”麝月脸色一寒,冷笑道:“京都府敢抓他?夏彦之是不想活了吗?”

长孙媚儿摇头道:“夏彦之没有这个胆子,是中书省下的令,听说是国相亲自下令。”

“又是他。”麝月俏脸含霜,冷冷道:“他阴谋落空,恼羞成怒,是想对秦逍下狠手吗?天理昭昭,大唐还容不得他如此肆意妄为。”蹙眉道:“圣人有什么旨意?”

“暂时倒没有颁旨。”长孙媚儿道:“现在京都百姓对秦大人崇拜有加,他为大唐立下如此大功,即使有人想要害他,在这种时候,应该也不敢轻举妄动。依我之见,京都府请秦大人过去,应该也是做样子给渤海人看看,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朝廷也不能不闻不问。”

麝月微点螓首:“如果是这样倒也罢了,谁要是敢趁机害他,本宫饶不了他。”

“公主,看来你对秦大人是真的很关心。”长孙媚儿似笑非笑,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似乎会说话,暗藏深意。

麝月瞪了她一眼,道:“他杀了渊盖无双,渤海使团就没有理由带我去渤海,我自然欠他一份人情。”

“当真如此?”长孙媚儿凑近麝月耳边,低声道:“就没有别的原因?”

麝月伸手便往长孙媚儿身上挠痒痒,气恼道:“能有什么原因?你这狐狸精,是不是自己思春,便将别人也往那里想?”

长孙媚儿显然怕痒,珠圆玉润的腴美娇躯扭动闪躲,花枝招展,咯咯笑道:“好了,我错了,公主恕罪,我不胡说,咯咯咯......哎哟,我还有个事情要和你说,你.....咯咯,你听不听......?”

麝月这才停手,问道:“是他的事?”

“不是他的,还能是谁的?”长孙媚儿担心麝月又要伸手,拉开距离,道:“现在除了他的事,公主还能听得进别的事?”

麝月白了一眼,道:“什么事,快说?否则我挠你痒痒。”

长孙媚儿压低声音道:“公主,虽然秦大人是百姓心里的大英雄,可是......对朝廷来说,在这个时候与渤海人结下死仇,并不符合大唐的利益。圣人已经准备利用江南之财募练新军,与国相都准备收复西陵,若是与渤海起刀兵之争,那么收复西陵的计划就会付诸东流。”

麝月柳眉蹙起,点头道:“秦逍也绝不想这个计划受到阻扰。”

“所以接下来朝廷肯定会竭力安抚渤海。”长孙媚儿眉宇间显出一丝忧虑,轻声道:“渤海人现在肯定抓着秦大人不放手,如果不惩处秦大人,想要安抚渤海人只怕是没有可能。”

麝月冷笑道:“难道朝廷还真准备杀了他不成?”

“那倒不会。”长孙媚儿道:“朝廷也不敢直接与民心为敌,如果连为大唐立下如此功劳的英雄都被杀,必然是天下震惊,民心尽失。圣人睿智,不可能不想到民心如天,所以秦大人性命应该无忧。”

麝月似乎明白什么,低声道:“你觉得朝廷会罢免他?”

“并非没有可能。”长孙媚儿道:“不杀秦大人,渤海人就已经很不满,如果他还继续在朝为官,安然无恙,渤海人就更不可能接受。我甚至担心他们会以此为借口,在渤海蛊惑民心,谎称渊盖无双的死,是我大唐的一场阴谋,是故意设下圈套谋害,如此一来,渤海上下对我大唐怨恨极深,两国兵戎相见也未必不可能。”

麝月蹙着秀眉,若有所思。

宫里的两位大美人担心秦逍前程,秦逍却毫无压力,夜里练了一个时辰的功,便在柔软的床铺上舒舒服服睡了一觉,心中郁垒既因渊盖无双之死而消,这一觉倒是回京后睡得最安稳的一夜。

次日一大早,唐靖等秦逍起身后,立刻让人摆满了一桌子早点,色香味俱全,可说是殷勤备至。

秦逍请了唐靖一起吃早点,刚吃没两口,就听外面传来脚步声,还没看到人,就听一个声音从院子里传来:“爵爷可安好?礼部侍郎周伯顺前来探望。”话音之中,周伯顺已经从门外进来,身后跟着几名随从,每个人都是捧着大大的礼盒。

秦逍见状,急忙起身,他对这周侍郎的印象很好,只是没想到周伯顺竟然一大早过来探望,迎上前去,拱手笑道:“侍郎大人,有失远迎,你......这是什么意思?”

“爵爷别误会,这可不是我要向你贿赂。”周伯顺笑眯眯道:“我今日是受了部堂大人的吩咐,代表礼部众同僚前来探望爵爷。爵爷昨日在擂台受伤,这是为我大唐流的血,大伙儿知道后,很是关切。我们得知爵爷被京都府请来作客,昨晚大家伙儿就聚在一起,商议着一起来探望,不过礼部上下几百号人,真要全都过来,京都府都恐怕装不下,所以最后部堂大人决定派一个人作为代表,代表礼部前来探望慰问。”

京都府丞唐靖品级比周伯顺低,也没有想到礼部侍郎竟然登门探望,在旁对周伯顺拱手行礼,只是周伯顺只顾着和秦逍说话,似乎没有看见他,有些尴尬,但瞧见那几名随从将礼盒已经摆在边上,更是惊诧。

“实在不敢当。”秦逍市井混迹数年,这场面上的应付那是得心应手,笑道:“诸位大人如此抬爱,实在让晚辈惭愧。侍郎大人,你能来探望,晚辈已经感激不尽,这些礼物实在不感受。”

周伯顺故意沉着脸,道:“爵爷,这可不是我个人送的礼物。衙门里大小官员,昨晚人人都出份子,连夜置备礼物,我这是代表着整个礼部的一份心,爵爷要是推辞,那就是看不起我礼部了。”

“这.....!”秦逍为难道:“真是让前辈们破费了。侍郎大人,还请代为向礼部的前辈们表达晚辈最诚挚的谢意,晚辈出去之后,一定亲自去道谢。”抬手道:“大人这么早就过来,肯定还没用早餐,刚好这里早餐丰盛,大人赏脸,一起用餐。”

话声未落,又听外面脚步声响,一个声音高声道:“秦爵爷可起身了?国子监白佟求见。”

“是白祭酒?”周伯顺一怔。

国子监是帝国最高学府和教育管理机构,掌理帝国最高教育,其下设有国子学、太学、四门学、书学、算学,那也是对文人最有权威的学府,门下的学子,可说是帝国的绝对精英。

秦逍初略知道国子监是管读书人的,实在没料到国子监会有人过来。

“晚辈秦逍,见过先生。”秦逍看到一名白须老者进来,率先迎上拱手行礼,能够成为国子监祭酒,这白大人当然是位满腹经纶的大儒,秦逍对这样的老先生由衷钦佩,可不敢失了半分礼数。

白须老者身边,京都府尹夏彦之微躬着身子陪同,显得十分恭敬。

白老先生却是一脸温和,上下打量一番,含笑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才气横溢。”回头看了一眼,数名随从也都是捧着礼盒进来,白祭酒已经含笑道:“秦爵爷为我大唐立威,为百姓申冤,那句正者无敌更是振聋发聩,老夫已经让门下各学以这四字为题,每人写一篇文章。”

周伯顺和唐靖都知道白佟乃是当代大儒,在文人心中的地位非比寻常,即使是在朝堂上,也深得百官的尊敬,这位老先生今日竟然亲自来到京都府探望秦逍,甚至也带来礼物,简直是匪夷所思。

两人和夏彦之一样,都微躬着身子,连气息都不敢太大。

秦逍见到这位大儒,也是拘谨得很,尴尬道:“正者无敌这四字,也是当时晚辈脱口而出,让先生见笑了。”

“脱口而出,才是肺腑之言。”白佟抚须含笑道:“国子监因为秦爵爷的事迹,一片褒奖,不过老夫多嘴,年轻人戒骄戒躁,胜不骄败不馁,保持平常心,这才是好男儿。”抬手指着随从放下的礼盒道:“这里不是什么金银珠宝,国子监只会文章,所以昨晚大家各显才华,有的为爵爷题字,有的为爵爷赋诗,亦有不少画作也是赠送爵爷,大家的一点心意,你就收下。”

夏彦之三人却是面面相觑。

国子监是什么所在?

那里多的是文采出众的世子大儒,有不少人的才名远扬,即使花银子都求不到他们的字画,现在倒好,这些人不但主动挥墨,竟然还由祭酒大人亲自送上门,如此待遇,普天之下恐怕找不出第二个人。

秦逍虽然紧张,却也知道出自国子监那些文士大儒的真迹可是了不得的东西,深深一礼,恭敬道:“晚辈何德何能,得到诸位前辈的厚爱,实在是愧不敢当。”

“正者无敌,世间有公道,这就是你的德行。”白佟微微一笑,道:“老夫就不多扰了,好好养伤,若有空闲,可到国子监转一转。”微微颔首,这才转身离开,夏彦之急忙相送。

周伯顺也笑道:“爵爷,敢拿出自己东西的可就不是一般人,国子监那些满腹经纶的大儒们,都是心高气傲之辈,这些字画可要珍藏,恕我直言,即使是金山银山,也比不过这些字画。爵爷好好养伤,我也先告辞了。”

唐靖忙道:“下官送大人!”

秦逍拱手送别周伯顺,看着堆放在那边的礼盒,脑子有些发懵,缓步走到桌边,屁股还没坐热,就听得唐靖声音从外面传来:“爵爷,爵爷,太常寺的上官大人来了!”

“太常寺?”秦逍起身迎上去,之前唐靖进了门来,一脸笑容道:“太常寺卿上官大人前来探望爵爷了。”

“爵爷身体可安好?”一名年近六十的官员精神健烁,带着几名随从过来:“本官听闻爵爷在京都府养伤,代表太常寺的诸位同僚前来探望。”上下打量,含笑道:“看来没什么大碍,这就好,这就好。”回身道:“胡署令,你来帮爵爷把把脉,看看情况如何?”

后面上前一名六十多岁的老头儿,上官大人含笑介绍道:“这是太医署的胡署令,医术精湛,起死回生,听闻爵爷受伤,本官就请了他一同前来,让他帮爵爷瞧瞧。”

大唐太医署归属于太常寺,署内的太医只为宫中贵人和帝国贵族诊病,秦逍虽然只是子爵,但有了爵位就已经拥有贵族的身份,虽然正常情况下,一名子爵还不至于让署令亲自出手,但今日太常寺卿亲自登门探望,带上太医署的署令却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胡署令笑道:“爵爷请坐,让下官为你把脉。”

接二连三来的客人,让秦逍只觉得匪夷所思,胡署令一说话,秦逍回过神,忙道:“不敢不敢,只是轻伤,已经处理好,不敢劳烦署令大人。”

“大人,瞧爵爷的气色和说话声音,一切如常,确实没有太大问题。”胡署令向上官大人拱手道:“流血之后,服用一些补血药材便好。”指着随从放下的礼盒道:“这里面有多种名贵的补血药材,是下官精挑细选,爵爷服用之后,必然会精气饱满,伤势也会迅速痊愈。”

上官大人向秦逍笑道:“这些都是一些补血养气的药材,太常寺同僚们的一点心意,爵爷收下,早日康复。”向胡署令道:“回头差一名医术精湛的太医过来,爵爷养伤其间,让他就待在京都府,随时注意爵爷的身体。爵爷好端端进来,自然也要安然无恙走出京都府。”说到这里,有意无意瞥了唐靖一眼,唐靖是个精明人,上官大人这一眼,他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

秦爵爷进了你们京都府,不是囚犯,只是在这里养伤,如果离开京都府的时候,少一根毫毛,朝中的文武大臣们可就不答应了。

唐靖面上赔笑,心里直发毛,心想幸亏秦逍来到京都府之后,京都府这边殷勤招待,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如果真的怠慢了甚至将秦爵爷当成囚犯关进大狱,京都府恐怕真的要成为满朝之敌。

他禁不住后怕,幸亏自己和府尹大人聪慧绝伦,知道秦爵爷是个烫手山芋,从一开始就热情款待,若是因为刑部的原因慢待爵爷,自己和府尹大人只怕没什么好下场。

这一上午,前来探视的官员不在少数,来一拨走一拨,大部分官员秦逍根本不认识,好在夏彦之和唐靖充分发挥了地主之谊,专门安排人随时上茶,每来一位客人,先行派人跑过来向秦逍禀报,告知官位和姓名,如此也不至于让爵爷猝不及防,万一不知对方的身份和名姓闹出笑话,那就是京都府照顾爵爷不周了。

京都府衙门,从来都只有府里的官差和囚犯进出,何曾出现过各司衙门的官员络绎不绝登门,作为三法司之一的京都府衙门,竟似乎变成了秦逍的府邸,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

ps:五千字大章,两更加起来也快九千字了,和三更差不多,大大们有赏啊!

喜欢日月风华请大家收藏:(www.wujiuwenxue.com)日月风华伍九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日月风华最新章节 - 日月风华全文阅读 - 日月风华txt下载 - 沙漠的全部小说 - 日月风华 伍九文学

猜你喜欢: 大唐不良人单兵为王开局被长乐公主绑架庶子风流从今天开始做藩王大明春色北宋大丈夫一品江山明朝败家子秦吏庆余年谍战之王革秦寒门崛起寒门祸害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抗战之开局让少帅下跪民国谍影逍遥小书生大唐贞观第一纨绔回到明朝当王爷水浒之梁山太子红楼春长宁帝军东汉末年枭雄志抗战之兵魂传说
完本推荐: 鬼王的金牌宠妃全文阅读世子很凶全文阅读纨绔世子妃全文阅读元龙全文阅读1855美国大亨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彪悍的人生全文阅读一世倾城:冷宫弃妃全文阅读首席御医全文阅读大奉打更人全文阅读奈格里之魂全文阅读BE狂魔求生系统[快穿]全文阅读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阅读重生六零好时光全文阅读唐砖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夫人,你马甲又掉了!全文阅读回到明朝当王爷全文阅读武神全文阅读紫府仙缘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氪金大佬的生存游戏离婚后,弃妇高不可攀!开局预测大灾难,震惊全国!金币即是正义无限之剧本杀微型世界:我被当成了太古神明[综武侠]我的夫君有问题镇妖博物馆逆天丹帝网游之我有百倍奖励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了奋斗从镇邪司开始末世玄学大佬在年代文躺赢农门婆婆要修仙重生1992九皇叔家的崽崽又娇气了全球神祇时代我还没上台,经纪公司就倒闭了都市最强修真学生聊天群的剧透群主大秦:没想到吧先生,朕就是秦始皇!诡异选择求生游戏小阁老我的分身是皇帝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寒门宰相幕后真大佬我能无限刷属性点我是女炮灰[快穿]小甜A谁不喜欢呢

日月风华最新章节手机版 - 日月风华全文阅读手机版 - 日月风华txt下载手机版 - 沙漠的全部小说 - 日月风华 伍九文学移动版 - 伍九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