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伍九文学 >> 叶安 >> 第二十八章

火焰熄灭后, 绮罗脸色灰败,口中涌出大量鲜血, 身体挂在刀身上, 看着叶安,一字一句说道:“想杀死我, 这样还不够。”

说话间,她顺着刀锋向前滑动,猛地挥刀斩向叶安的脖颈。叶安收刀不及, 被她抢先一步握住手腕。

绮罗疯狂笑着:“死吧,和我一起死吧!”

每说出一个字,口中都有大量鲜血涌出, 很快浸湿她的全身,身上的伤口尽数崩裂, 整个人犹如血人一般。

刀锋袭来, 叶安不得不松开短刀后退, 却挣不开绮罗攥紧的手指。

绮罗步步紧逼,变异蟒如闪电掠过叶安身侧,咬住绮罗的肩膀, 轰然砸向水面。

水浪翻涌,船身也跟着倾斜摇晃, 叶安单手抓住船栏才没有一起跌落。绮罗在水中载浮载沉, 无力使用火焰, 很快被变异蟒撕成碎片, 最终沉入河底, 水面浮起大片暗红。

毒虫犹如恐怖的洪流,吞噬了河面上所有商船。商人和水手尽数气绝身亡,无论留在船上还是掉进河里,都是尸骨无存。

点燃的火把滚落在甲板上,有的被毒虫覆盖熄灭,飘散黑烟,有的点燃绳索和船栏,烈焰迅速蹿升,沿着桅杆攀爬,很快蔓延至整个船体。

商船接连起火,火焰熊熊燃烧,转瞬吞噬船体,化成一个个巨大的火球。

三十多艘商船在大火中燃烧殆尽,河面被照得一片赤红。

遭到火焚的商船在河面上散架,桅杆倾倒,船栏漂浮在水面,断裂的绳索挤满整个河道。船上的货物多数被烧毁,未被烧毁的都落入河中,大部分被旋涡席卷,一箱接一箱陷入河底淤泥。

许多烧焦的兽皮漂浮在断裂的龙骨周围,还有大量焦黑的麻袋,未等叶安看清楚里面是什么,水面忽然掀起大片波浪,一个个旋涡接连出现,将麻袋、兽皮和其他辨别不出究竟是什么的货物卷入河底。

一股烧焦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隐隐约约还带着些香味,很快又被水汽掩盖,让他无法捕捉辨认。

烧毁的船只超过一大半,留在河面上的不超过十艘。彼此间距离较远,有的仅差一步就能逃离毒虫的追捕,又遇上大雨倾盆,才侥幸避开大火。

甲虫振翅飞上高空,如阴云般在河面上盘旋数周,便调转方向返回孤岛,嗡嗡的振翅声逐渐远去,直至完全消失。船上的毒虫也纷纷退走,化成一条条长链蔓延过船身,在水面节肢相连,搭成一座座浮桥,如来时一般返回林间。

商船上逐渐安静下来,水下倒是热闹非凡。大群的变异鱼被血腥味吸引,不断聚集而来。

鱼群不只吞噬沉入水下的商队成员,更大口捕食尚未离开的毒虫。不时有变异鱼跃出水面,凭借强悍的身体撞碎毒虫搭建的浮桥,将落水的毒虫尽数吞入腹中。

毒虫并未坐以待毙,大群的水蛭涌动,避开变异鱼的牙齿和鱼鳍,叮咬在鱼鳃和相对柔软的鱼腹。落水的变异蜈蚣扭曲翻滚,在被变异鱼扯断之前,利齿深深楔入对方的眼球。

浪花翻涌,变异鱼和毒虫互相厮杀,吞噬与反吞噬,捕杀与反捕杀,彼此势均力敌。

鉴于大部分毒虫已经返回岛上,留下的毒虫并不多,战斗开始得快,结束得也相当快。水面很快恢复平静,鱼群潜入水下,毒虫也尽数消失无踪。

站在船头,雨水的沁凉袭遍全身,带走灼热的疼痛,叶安探手按向后背,稍微用了些力气,就忍不住冷嘶一声。他没有立即收回手,而是继续向下摸索,确认最痛的地方仅是红肿,并没有起泡破皮,这才松了口气。

他不惧怕疼痛,伤口感染却很致命。就目前来看,只要小心一些,最担心的情况应该不会发生。

叶安走过甲板,脚下是一滩又一滩暗红的血,被雨水冲刷,颜色逐渐减淡,却不会彻底消失。

毒虫吞噬掉所有船员,甲板上早不存一具尸体。

叶安正准备进入船舱,忽然看到远处的岸上有绿光闪烁,星星点点,摇曳来回,牵连出绿色的光影。由于天色渐暗,他看得并不十分真切,只能断定那是一群变异兽,而且数量相当多。

绿光来得快去得也快,在彻底消失之前,叶安捕捉到一抹朦胧的暗影,在黑暗中勾勒出一片银白,这让他想起在雪原中遇到的狼群。

“算了。”

即使真是狼群,隔着一条汹涌的河流,也不会对他造成太大威胁。叶安收回视线,准备搜寻船舱,这样庞大的船队,怎么说也该存有食物和药品。

一层的船舱门被毒虫破坏,中心处破开一个大洞,周围大面积被毒液腐蚀。叶安小心避开尚未干涸的毒液,从边缘处把门推开,探头看去,发现面前是倾斜向下的通道,脚下则是一条狭窄的木梯。

通往底舱的通道十分幽暗,木梯的一端嵌入墙壁,另一端悬空,必须十分小心才不会踩空。墙壁上留有人工雕凿的凹槽,凹槽旁还钉着钉子,应该是镶嵌火把和悬挂灯具所用。

木梯下方一片黑暗,实在看不清什么,叶安没有贸然下行,转身回到甲板,准备搜寻舱室和船员的休息室,寻找火把和点火用的工具。

变异蟒对搜寻商船不感兴趣,探出信子点了一下叶安的肩膀,庞大的身躯穿过甲板,从栏杆处翻入水下,砸起一片巨大的浪花。

水柱冲天而起,惊动水下的鱼群。

鱼群惊慌逃窜,掀起大片水浪。变异蟒张大嘴,在浪花翻涌间吞下二十多条变异鱼,才缠绕过一根悬浮在水上的断木,借冰冷的河水浸泡身上的烧伤。

叶安找到船员休息室,果然发现备用的火把提灯,还有装在袋子里的火柴和打火石。

船员休息室内充斥一股难闻的味道,三层床铺并排摆放,各种生活杂物挤挤挨挨,一直堆放到墙边。桌上散落着匕首、钥匙和烟草,还有倾倒的油灯和染血的扑克牌。床上的被褥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干硬结块。枕头掉落在地上,被血迹浸湿大片。

床下有几只木箱,箱子上都挂着锁。叶安没有着急打开,仅是取走必须的火把,又带上火柴和桌上的钥匙就退出舱室。

二层是绮罗的舱室,叶安没有进去。在之前的战斗中,他曾经看过两眼,知道里面有多奢华。可无论怎样奢华,都不是他现在最需要的。

叶安点燃火把,沿着狭窄的木梯一级级向下。脚下传来吱嘎声响,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头顶是雨水敲打甲板的声响,叶安不自觉紧张,脚步略停片刻,才继续向前迈进。

走到木梯尽头,拐过弯,叶安被一扇金属门挡住。

金属门极是厚重,毒虫的毒液也无法腐蚀穿透,仅在表面留下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凹坑。

叶安将火把插在墙上,借火光在门上摸索,很快找到门锁的位置,取出从船员舱室中发现的钥匙,一把接一个试过去,门锁纹丝不动。

门锁设置得十分巧妙,凭借蛮力不可行,叶安只得再次返回甲板,继续在每个房间搜索,费了一番力气,总算在莱德的房间中找到一串钥匙,打开底舱的金属门。

当啷一声,铁锁坠地,在舱底响起回声。

叶安拉开门板,举起火把向内照去,当即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底舱空间极大,不仅容纳两百多只木箱,靠墙还堆叠着近两三米高的麻袋,每只都装得满满的,鼓鼓囊囊,几乎要撑破袋口。麻袋前堆着大量的兽皮和布料,各自打成捆,按照颜色进行分类。

仓顶悬挂大量腌制过的异兽肉,正下方则是装在罐子里的调料。

更让他吃惊的是,船舱里还有各种各样的水果,装在一米多高的筐里,用特殊的透明布料遮盖,看起来十分新鲜,显得格外诱人。

腌肉的味道飘到鼻端,叶安不自觉咽了一口口水。

他这才想起来,自从同绮罗遭遇,他还没吃过一口东西,喝过一口水。

勉强压下对食物的渴望,叶安撬开一只木箱,发现里面装着大量武器,都是锋利无比的短刀。连续撬开七八只,箱子里除了短刀弓箭,还有打磨过的短矛,制作精巧的工具,处理过的变异兽骨,以及晒干研磨成颗粒的异植。

捻起一把异植凑到鼻子下闻了闻,叶安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对这个并不了解,连忙将东西放回去,将箱盖合拢。

大致确定木箱中装的都是什么,叶安转身走到墙边,一刀扎进麻袋,手下传来坚实的触感。下一刻,金黄色的小米从麻袋中洒出,犹如一道涓涓细流洒落在叶安掌心。

叶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来到这个世界后,他顿顿都是异兽肉,为了活下去,他甚至可以吃地鼠。松鼠给他的块茎松塔,在岩壁发现的葡萄,是异兽肉之外,他唯一能安全入口的东西。

攥紧手中的米粒,叶安用最大的自制力才没有生着入口。

“谁能想到,谁能想到……”

掌心的触感是如此真实,叶安重复着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含义的话,缓缓蹲下-身,将短刀插在地上,双手握拳抵在额前,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心却越跳越快,耳畔嗡嗡作响,激动和兴奋无法抑制。他想大叫,想嘶吼,想跑到甲板上发泄胸中的情绪,最终都化作喉咙里的一声哽咽。

叶安用力咬住嘴唇,眼圈变得通红,却始终没有流出一滴眼泪。

等到情绪稍微稳定,叶安站起身,反手抹去额前的汗水,继续查看叠靠在墙边的麻袋。

搜寻到一半,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怪声。

叶安侧耳静听,过了好一会,才判断出声音由来。

“在这后边?”

叶安心中生疑,将麻袋一袋接一袋挪开,现出藏在墙上的一道暗门。门上没有锁,布置的方法十分巧妙,又有货物遮挡,不仔细找很难发现。

叶安试着在门边推了推,尝试数次终于找到开门的方法,伴着吱嘎一声,木门被叶安推开,现出藏在底舱深处的一间暗室。

房间的面积并不大,长宽称得上狭窄,高度也不够,叶安需要弯腰才能走进去。

房间内整齐堆叠着七八个小箱子,还有两只装着异兽的笼子,声音就是从笼子里发出。

叶安认不出异兽是什么,用火光一照,只觉得和雪貂有些相似。由于长时间关在暗室内,已经变得奄奄一息。

这种变异雪貂的骨骼是很好的药材,貂皮价值极高,只是数量不多,在雪季之后极难捕捉。绮罗侥幸捉到几只,全都关到暗室内,打算饿到它们无力挣扎,再完整取下貂皮。

叶安将笼子提出暗室,暂时放到一边,回身捧起一个箱子打开,发现里面装的都是药品。这些药品是用各种珍惜材料制成,价格十分昂贵,普通的城民根本买不起,只在各城狩猎队之间流通。

商人城之所以能将生意做得这么大,能在雨季造访各城畅行无阻,同这些药不无关系。

最好的制药师都在商人城。

他们不擅长战斗,制药又需要耗费大量材料,有的材料耗费掉,甚至不会有任何收获,诸多条件之下,只有财大气粗的商人城才能满足。

日复一日,制药师不断聚集到商人城,使得商人城近乎垄断了药品生意,等其他城回过神来,格局已定,想改变都无从着手。

这种情况下,即便是猎人城,在缺少药品时也不得不同这些商船打交道。

暗室中的药品是绮罗精心准备,将在途中送往千城、黑城等地。如今船队覆灭,仅有五艘逃脱,八成不会继续造访各城,有极大的可能调头返回商人城。

今年的雨季,各城注定不会等来商船,也不会等来船上的货物和药品。

在没搞清楚药品的正确作用之前,叶安不敢乱用,哪怕他急需伤药。

将箱子重新合拢放好,叶安走出暗室,提起一条腌肉,撕开放到两只笼子里。这几只雪貂能不能活下来,全靠它们自己。

在雪貂进食时,叶安又取下一条腌肉,用布包起小米和五六个果子,从罐子里找出盐,就沿着原路返回甲板。

夜色渐深,伸手不见五指,四周漆黑一片。

云层后传来雷鸣,远处天空中爬过闪电,刹那撕开黑暗。

船身在水中摇动,是变异蟒从水下探出半身,硕大的头颅越过甲板,金色的双眼在暗夜中绽放冷光。

确认叶安无事,变异蟒再次沉入水中,庞大的身躯映出一道暗影,令鱼群和两岸的变异兽都不敢靠近。

叶安提着东西越过甲板,穿过船员休息室,找到船上的厨房。

由于毒虫的关系,厨房里一片狼藉,没剩下任何能食用的东西,所幸锅灶和餐具还算完好。

厨房内还有不少柴火,不需要另外寻找。储水的罐子有木板遮盖,里面的水看起来十分干净,叶安还是没有取用,提着水桶到甲板上接来雨水,又将腌肉切碎,和洗净的小米一起煮到锅里。

点燃柴火,将锅盖盖上,叶安在火炉边席地而坐,拿起一枚果子擦了擦,咔嚓咬掉小半个。

果子不到半个拳头大,外形类似香梨,入口脆甜,口感极好。叶安一口气吃下两个,觉得不再那么渴,肚子却更饿了。

锅内的水开始沸腾,气泡从锅盖边缘渗出,米粥的香气混着腌肉的香气飘散,很快弥漫整个厨房。

气泡越来越多,锅盖被顶得不断掀动,金黄色的小米粥从边沿流出,叶安想揭开锅盖,不意外被烫了手。

叶安用布裹在手上,隔开烫人的温度,才顺利将锅盖掀开。

锅内的小米粥沸腾翻滚,金黄的米粒中裹着切成片的腌肉,热气伴着香气喷涌,引得人食指大动。

叶安没有用碗,取来洗干净的木勺,从锅里舀起一勺粥,送到嘴边吹了吹,顾不得烫就送进嘴里。

小米粥浓稠软糯,裹着腌肉的咸香,味道刚刚好,不需要多加盐。

叶安被烫得直吸气,舌头都有些痛,他却全不在意,又从锅内舀起米粥,一勺接一勺送进嘴里。满满的一锅粥很快见底,留在锅底和贴在锅沿的米粒都被他刮起来吃掉,一点也没有浪费。

整锅小米粥下肚,叶安全身变得暖洋洋地,额头冒出热汗。

消化片刻,叶安又去接来几桶雨水,烧滚后倒在找出的大木桶里,兑入凉水,试了试温度,痛痛快快洗了个澡。

由于身上有伤,再是眷恋水的温度,叶安也不敢多泡,很快擦干身体,带着剩下的果子前往二楼舱室。

船员的休息室多被破坏,房间里十分杂乱,又混杂着血腥味,不清理一下没法睡觉。他今天实在不想再动,就只能选择绮罗的舱房。整艘商船上,只有那里还算干净完好。

舱室内垂挂和铺设大量异兽皮,保暖效果极好。

叶安不太适应大片的红色,又去底舱抱来几捆异兽皮,部分铺在床上,部分卷起来做枕头。

关好舱门,叶安走到窗前,抬头看一眼舱外,天空中阴云密布,大雨注定会下上一夜。

船身出现轻微晃动,叶安从窗边探出头,发现是变异蟒爬上甲板,正缓慢向底舱移动,看样子,它今晚也打算在船上过夜。

“也好,有个伴。”

叶安收回视线,关好舱室的窗户,躺到铺好的床上,厚实的兽皮微微陷下去,背后的烫伤也不是那么痛。

卷起的兽皮有些高,叶安用力拍了两下,整理出一个合适高度,重新躺回去,拉起一张异兽皮盖在身上,满足地合上双眼,沉入梦乡。

窗外大雨滂沱,舱室内却没有半点冷意,叶安难得睡得这么安稳,未有任何噩梦造访。

夜色中,岸边又出现幽绿色的光,是追逐鹿群的狼群。

狼群在迁徙途中遭遇洪水,被困在这片三角洲。

鹿群已经走远,狼群的追踪能力受到雨水影响,大打折扣,双方的距离不断拉长,就算能穿过这片三角洲也很难再追上去。

狼群的首领登上高处,眺望汹涌的河流。

在它的记忆中,这附近该有大量半孵化的蝌蚪,每年都是如此。蝌蚪比变异鱼更好捕捉,能供应族群的需要。可狼群搜寻许久,连个蝌蚪的影子都看到。

银色的狼王既失望又愤懑,昂起头发出阵阵嚎叫。

狼群跟着首领发出长嚎,恐怖的叫声在夜色中传出很远,小型变异兽纷纷躲藏,被惊吓的流浪者也缩进棚子里,整夜胆战心惊,睁着眼睛不敢入睡。

反倒是距离最近的叶安不受影响。

变异蟒就在底舱,强大的意志笼罩下,一支狼群而已,又隔着汹涌的河水,根本不足为惧。

狼群在河岸边徘徊许久,终究没能力下水捕鱼,只能调头寻找野兔,野鸡和地鼠。即使不能让所有成员填饱肚子,好歹能够勉强充饥。

叶安睡得很好,一夜无梦。第二天醒来,陷在床铺中不想起来。睁眼看着舱顶,懒洋洋打了个哈欠,单手搭在额前,在心中默数到五,用力搓了两下脸,咬牙从被窝中坐起身。

推开窗户,天空仍是阴云密布,大雨不断。

水流愈发湍急,无人驾驶的商船顺着河道漂向下游,有的在中途倾覆,在旋涡中沉入河底。

叶安觉得可惜,但也无能为力。凭他一个人不可能搬走这么多船上的货物,就算勉强搬下来,也会有诸多麻烦。明知道结果还不能压下贪心,对他来说是致命的。

“一艘船上的东西足够了。”

他只有一个人,这艘船上的货物足够他消化很长时间。船板可以拆下来,在岛上搭建一座房子。

在遇到绮罗之前,叶安只想着在岛上养伤,伤好就离开,从没想过定居。经历过一场厮杀,逐渐掌握自己的能力,短时间内,他不想再颠沛流离。

先是雪原中的庇护所,接着又是河边的木屋,他一路都在逃命。现如今,他不想再失去自己第三个落脚点。至于会不会让人发现,发现之后会是什么结果,叶安做过多种假设,总体而言,不会比他再度前往陌生地难上多少。

叶安抻了个懒腰,用手按了按后背,发现烫伤好了许多,侧头从肩膀向下看,确定不是错觉,红肿的地方逐渐恢复正常,仅有最严重的肩胛骨附近和腰侧还十分明显。

“干活!”

叶安鼓足干劲,推开舱门,先去底舱取来熏肉和小米,为自己熬了一锅米粥,吃饱之后,推了推跟着他来到厨房,又盘起来昏昏欲睡的变异蟒,尽量将自己的思绪传递过去。

变异蟒探出信子点了叶安两下,旋即又闭上眼陷入沉睡。

它吃得很饱,又不太适应雨季的气温,能保持这种程度的清醒已经很不错。更值得一提的是,笼子里的雪貂还活着,只是被变异蟒吓到,缩成雪白的团子,腌肉送到面前都不敢去吃。

叶安不打算浪费时间,从船舱里找到工具和材料,利落组装起一个拖拉用的板车,随后从船头向岸边拉起一道横索,将传递货物用的钩子挂上去。

试验过绳索和钩子的牢固性,叶安将捆扎好的麻袋挂在钩子上,沿着绳索运送到河岸边,拽动绑在钩子上的细绳,让装小米的袋子自行脱落,又将钩子拽回来,将更多的麻袋挂上去。

在他忙碌时,住在石台附近的水鸟不免被惊动,纷纷振翅飞起。不多时,又加入在岩洞中喂养雏鸟的雌鸟。由于雄鸟被绮罗带领的队伍杀死许多,雌鸟不得不彼此帮助,一部分外出捕猎,另外一部分留在岩壁照看自己和同伴的雏鸟。

运送到河岸边的小米引起鸟群的注意,水鸟很快失去兴趣,纷纷飞向水面,收起翅膀冲入水下捕鱼。外形类似燕雀的变异鸟却绕着麻袋许久不去,显然对里面的东西十分感兴趣。

船上的变异蟒忽然翻入水中,缓缓游向岸边,上半身搭在石台上,下半身依旧泡在水里,眼皮掀开,带伤的右眼显得浑浊,金色的左眼璀璨如昔。

遇到变异蟒,鸟群立刻飞散,再也不敢靠近。

叶安抓住时机,将所有小米送上岸,随后将板车挂到钩子上,自己也从船上下来,准备先将这些宝贵的粮食带回岩洞,妥善的储藏起来。

就在他挥汗如雨,将麻袋往车上搬时,变异蟒忽然探过头,将装有十几袋小米的拖车轻轻松松咬在嘴里。由于它咬住的是拖车的木板,米袋尽数悬挂在它的嘴边,样子颇有几分滑稽。

叶安诧异地抬起头,试着同变异蟒沟通。变异蟒的意志实在过于强大,叶安的头仍有些痛,只是不如先前那么强烈。

捕捉到对方的情绪,叶安抬手覆上变异蟒的鳞片,等变异蟒低下头,额头抵在对方眼角的鳞片上,重复相同的两个字:谢谢。

变异蟒带着第一批货物返回岩洞,叶安回到甲板上继续忙碌。有变异蟒帮忙,他只需要将货物送到岸上,从岸边到岩洞的这段路,他再也不需要担心。

船舱里的货物实在太多,叶安从上午开始忙碌,一直忙到傍晚,才堪堪将货物卸完。

天色已经擦黑,叶安顺着索道滑到岸边,砍断绳子,将装有雪貂的笼子放在一边,嘴里咬着一枚果子,曲起一条腿坐在箱子上,任由细雨洒在身上,一边咔嚓咔嚓咬着果子,一边等待变异蟒归来。

与此同时,顺水漂流的商船来到下游,在一处浅滩停住。

一支黑城狩猎队恰好经过,看到夜色中的大船,认出船身上的标志,以为是商人城的船队途经三角洲,立刻派人上前接洽,希望船上有他们需要的东西。

接下来的发现让这支狩猎队瞠目结舌,感到不可思议。

船上的确有不少货物,也保存得十分完好,可找遍甲板和舱房,搜寻过船上的每一个角落,竟然没发现一个人影。

人呢?

人到哪里去了?

“队长,这事不对劲。”一名狩猎队员说道。

“我知道。”队长考虑片刻,吩咐众人将捕获的猎物丢掉,搬运船上的粮食、盐和药品,“动作快,能带走的全带走,把所有的车都装满,然后烧掉这艘船!”

“烧船?”队员们有些舍不得。

“不要太贪心,留下这艘船是个□□烦。”狩猎队长说道。

不管这艘船上曾经发生过什么,也不管动手的是哪方势力,他们的的确确占了便宜。如果将这艘船带回城,被商人城的人发现,招惹来绮罗那个疯女人,他们这一队人都别想活命。

黑城狩猎队长并不知道绮罗已经身亡,只是选择他认为最合适的办法,强行下达命令。

队员不敢违抗,迅速搬运船上的货物,等到车上再也塞不下,又临时拼凑起几辆拖车,这才依依不舍地停手。

无本的买卖不是每天都有,看着那么多的好东西不能带走,任谁都会难受。

“点火。”

狩猎队长下令,队员迅速将手中的火把抛向甲板,没过一会,船身就开始熊熊燃烧。黑城众人守在河边,直至船身完全烧毁,看不出本来的样子才驾车离开。

同样的事不断发生,每一艘顺流而下的商船,几乎都是被搬空后烧毁。狩猎队如此,流浪者亦然。

事情到最后,凡是在三角洲活动的狩猎队都参与其中,一起动手的结果就是将证据和线索彻底掩埋,没人知道这些船究竟去了哪里。

商人城曾经派人打探,知道内情的全部缄默,不知道的更不可能给出答案。

五艘逃离孤岛的商船回到城内,带回船队受到毒虫进攻,绮罗身死的消息。

闻知绮罗死讯,城内一片哗然。来不及封锁消息,各方势力都开始蠢蠢欲动。

没人再去追究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城主宝座。内部势力想要压下他人,彻底掌握商人城,彼此间争斗不休。外部势力不断煽风点火,都想坐收渔翁得利,将这块肥肉彻底吞入嘴里。

消息传到猎人城,萧玧得知此事,获悉这支船队是在孤岛附近出事,擦拭长刀的手忽然停住,凝视刀背上流动的光影,陷入良久沉思。

喜欢叶安请大家收藏:(www.wujiuwenxue.com)叶安伍九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叶安最新章节 - 叶安全文阅读 - 叶安txt下载 - 来自远方的全部小说 - 叶安 伍九文学

猜你喜欢: 末世之女汉子系统在下女主,言出必灵快穿之养老攻略快穿:反派不按套路来!在忍界成了水影星际男妲己[穿书]大佬的家养小王子星际女教父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指南星际之嫁给司令大人末世娇娇每天都在艰难求死末世之女配崛起叶安快穿之男配大佬上线中修罗场你不要过来啊快穿:吾儿莫方我在星际种桃园薄雾[无限]被迫监护至高降临7号禁猎区海洋之王!重生之末日独宠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星际之厨神她可盐可甜
完本推荐: 重生小地主全文阅读将夜全文阅读海贼之超级金钟罩全文阅读这个绿茶我不当了全文阅读修罗帝尊全文阅读我的仙女大小姐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我的时空穿梭手机全文阅读我的1979全文阅读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全文阅读女主渣化之路全文阅读牧神记全文阅读且试天下全文阅读唐砖全文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纨绔世子妃全文阅读都市最强兵王全文阅读亵渎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你胜人间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从冒牌大学开始清穿四爷的老福晋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攻玉刺客之王寻找异能之主大神你人设崩了被拉入群聊的创世神驱魔信条永恒圣帝电竞毒瘤集结营将军府上有娇颜史上最强赘婿一不小心来到远古怎么办蓁蓁美人心最强终极兵王侯府商女神话版三国撩妹兵王在都市文明之万界领主无敌神龙养成系统环球挖土党我靠美颜稳住天下csgo之我能一换一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天降小霉女大唐杨国舅万界次元交流议会我真就是个键盘侠慕林

叶安最新章节手机版 - 叶安全文阅读手机版 - 叶安txt下载手机版 - 来自远方的全部小说 - 叶安 伍九文学移动版 - 伍九文学手机站